A-A+

张爱玲也做过一回“小三劝退师”

2016年12月05日 劝退小三 暂无评论 阅读 3,078 次

 摘要:据说有个职业叫“小三劝退师”,行业翘楚可以月收入十万元以上——此类“行业翘楚”们还常常上电视,在我心里,这个职业完全等同于江湖骗子,并且疑惑怎么会有人智商不够到此种程度,能为这种事付出大把金钱?但后来一想,可能那些“顾客”们真的是急病乱投医,当一个人被逼到“绝境”,问题呈“绝症”之状,连耶稣和观音菩萨联袂下凡都挽救不了所谓的“爱情”,“婚姻”时,此间唯有骗子可以拍胸脯大包大揽,说只要付了钱,一定能还您幸福家庭,将那“小三儿”劝退(敢问“劝退”的标准是什么,时限又是多少?是一两个月不联系还是永远?前者只要付了钱,人人皆可做到,但后者确实连上帝也无法保证),那某些人真的是哪怕贷款,借高利贷,都愿意供奉此等骗子至锦衣玉食香车别墅。

 

张爱玲做小三劝退师

 

张爱玲做小三劝退师

 

话说张爱玲也无意间做过一回“小三劝退师”,因为写了一篇小说《殷宝滟送花楼会》,无意间成全了著名翻译大家傅雷先生的婚姻。这个“无意”就像是陌上拈花,转身散叶,谁也想不到蝴蝶翅膀的一次微微震动,竟会引发将来数个家庭的浮世悲欢。傅雷是一个怎么样的丈夫?

 

傅雷有才,世上有才的人多了,但他特别孤傲,耿介,忠直,几乎是谁也看不上,徐悲鸿张大千刘海粟这样的名人在他那里也不过如此,俗不可耐。他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批评张爱玲的小说《连环套》,评为“恶俗不堪”——如果大师活在今天,看到如今大陆无数畅销作家,获奖作家的文章,那将情何以堪?说不定立刻能一头撞死——我是张爱玲的铁粉,忠实的脑残粉,但我个人认为她的小说比不上她的散文,《连环套》是一部作者向金瓶梅之类明清经典小说致敬之文,趣味也确实不高。但傅雷还是称赞了张爱玲的《金锁记》,说那是“我们文坛最美的收获”,这已然是最高赞美了,当年傅雷赞美杨绛的翻译不错,杨绛出于礼貌说了一些谦逊之词,傅雷非常不高兴,说“杨绛,要知道,我是不轻易赞美别人的”。是的,傅雷是一个不会轻易给别人“点赞”的人,一旦点了一个赞,那一个就完全没有水分,价值连城。对于这样性格的男人,做他的妻子一定不容易。傅雷的妻子朱梅馥是他的远房表妹,小说《送花楼会》中所谓的“苦命的穷亲戚”,他们的婚姻是母亲包办的,傅雷的母亲和鲁迅的母亲一样,因为是寡母,所以都比较强势。

 

但傅雷在法国留学时,看上了一个法国女郎,如果不是因为那法国女郎太“浪漫”,多处劈腿,说不定傅雷就已经退了亲,娶上了一个法国太太。而在婚后,当时朱梅馥还怀有身孕,傅雷在去龙门石窟考察时,却看上了一个“流莺”(妓女),还给她写了情诗。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之下,傅雷这样的男人并不能说是很“滥情”,但他也不是现在某些网民所要求的那些从一而终,平生不二色的好丈夫,客观地看,他只是一个普通男人,是一个在无爱的婚姻外寻找爱的人,直到有一天,他遇见了“殷宝滟”——也就是刘海粟前妻成家和的妹妹,校花成家榴。

 

成家榴是一个怎么样的情人?在张爱玲小说《送花楼会》里,成家榴,也就是女主角“殷宝滟”,是她的学姐,会唱歌(美声唱法),引人注目,很多人追,很美——但“美的落套”(书中原句,想来张爱玲并不欣赏此等类型),成家榴家和傅雷家住的很近,她就一天到晚往傅家跑,和傅雷家上上下下,大人小孩都打成一片,还常常送家里厨子做的好吃的东西过来,张爱玲在此用了一句形容,一个“美女的善心”——如果有人认为成家榴是有心机,要刻意勾引傅雷,那就错了,像成家榴这样的闺秀,什么样年轻的公子哥儿,青年才俊,什么样出色的追求者没有,偏要去勾引有家有室还生了一窝孩子的傅雷?以我个人想来,正是因为傅雷有老婆孩子,又貌不出众,按世俗标准是“条件一般”,所以,和他交往,有一种奇异的“安全感”,完全可以尽性,不用拿着端着,也不用时时刻刻保持女神范儿(那多累人),在傅雷这里,她是放松的。

 

至于后来,两人爱的轰轰烈烈星火燎原,那也是一件人力无法控制的事。但,如此的相爱,奋不顾身,也不再避忌,傅雷为什么不离婚呢?换一句说,成家榴为什么不嫁傅雷?小说《送花楼会》里,张爱玲问殷宝滟,男主角为什么不离婚?,殷宝滟答:他有三个孩子,孩子是无辜的,我不能让他们牺牲了一辈子的幸福(想来傅聪傅敏真要感谢她的不嫁之恩),但事实呢,如果傅雷真的离婚了,成家榴会嫁给他吗,“殷宝滟”回答:“他这样有神经病的人,怎么能同他结婚呢?”

 

张爱玲也做过一回“小三劝退师

 

看的出来,成家榴爱他,但不愿意嫁给他——爱与婚姻可能完全是两回事,聪明的成家榴好像完全没有把握和傅雷这样的男人长相厮守,过夫妻间柴米油盐的凡俗日子。于是,她离开了,离开的原因还有一点,很多年以后,成家榴见到了傅雷的儿子傅敏,说:你父亲很爱我的,但你母亲太好了,到最后我不得不离开。

 

朱梅馥是一个怎么样的妻子?朱梅馥真是一个伟大的妻子。一开始,漂亮女学生成家榴往她家里跑,她也疑惑,也监视,但“这样有三年之久,罗太太渐渐知道宝滟并没有勾引她丈夫的意思。宝滟的清白威胁着她。使她觉得自己下贱,小气。现在她不大和他们在一起,把小孩也唤到里面房里去。有时候她又故意坐在他们视线内,心里说:“怎么样?到底是我的家!”宝滟看看那边的罗太太,怀里坐着最小的三岁的孩子,她的温柔的头发圣母似地垂在脸上”,这里的“罗太太”原型就是朱梅馥,她真是一个“圣母”般的女人。尽管张爱玲说,因为她写了《殷宝滟送花楼会》,男女主角看了之后都无法忍受,很生气,成家榴听了张爱玲的话,就去内地嫁了一个空军(当年空军是天之骄子,但很快又离婚),可真正细究起来,其实,真正的“小三劝退师”并不是张爱玲,而是朱梅馥自己。

 

朱梅馥对丈夫的恋情是容忍的,包容的,有容乃大海纳百川的。当年傅雷爱成家榴,爱到看不见她就什么事都做不了的程度,面对犯了爱情“毒瘾”的丈夫,朱梅馥能自己亲自打电话给成家榴,说你快过来吧,老傅都不行了——这话是她儿子日后爆料的,应该不会虚假。

 

一个妻子能做到此种地步,只有两种可能,第一,她城府极深,心机极深,情商高达爆表的程度,为了挽救婚姻可以无所不用其极,但朱梅馥似乎不是,从她文革中能和丈夫一起安然赴死共患难的举动来看,她不是这类型的女人,通俗地说,她并不是一个心机婊。第二,那就是她真的爱她的丈夫。这种爱和现代人的爱不同。朱梅馥时代还是包办婚姻,她爱他,就因为他是她的丈夫,就因为天地之间,茫茫人海,“指定”了这个男人是她的,所以,她就像爱自己的命运,接受自己的命运一样,爱自己的丈夫,全然接受自己的丈夫,无怨无悔——非常之伟大,也非常之不幸。

 

朱梅馥是一个伟大而不幸的妻子。另,很多人说张爱玲写《殷宝滟送花楼会》,是因为傅雷批评她的文章所以她心生报复,纯属误解。当年傅雷用“迅雨”的笔名写批评文,张爱玲直到很后来才知道“迅雨”就是傅雷,谈何报复之言?真正让傅雷与成家榴的“恋情”破灭的,还是他们自己,是他们三个人,是生活本身。张爱玲说,我为我写了这么一篇小说,破坏了他们“两个人一辈子‘唯一’的爱”,“唯一”两个字,她打了引号——我也打了引号,在我心里,傅雷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,据说成家榴也是。人活一生,精力是有限的,激情与热情,创造力也都是有限的,总是期望有才华的人能情有所系,用在正途,远离“爱情”的肤浅。

 

(----------如果您的恋爱或婚姻中出现了小三,内心出现了情感困惑,不知道如何对付小三,欢迎您来咨询小鹿,小鹿情感会认真倾听,为您出招分离小三!----------)

给我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