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二)

2016年11月26日 小三故事汇 暂无评论 阅读 1,537 次

 摘要:程翔说他去偏屋火坑那边烤了会火,还唠叨了几声乡下的冬天冷死了。便把我拽上床,二话不说就将我压在身上,毛手毛脚起来,嚷着让我温暖他。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二)

 

以前在这种事我对他百依百顺,可是今晚他这副猴急样子让我心寒,我怀疑他是不是在李玉房间里没干完,所以跑来找我求欢。

 

我阻止他,恶狠狠瞪着他,“你冷吗?你冷还脱光了不盖被子!”

 

他脸上一丁点迟疑都没有,跟八爪鱼似的抱住我。

 

“老婆,刚刚烤火烤热了,我故意回房间不盖被子冷一会,好让你回来温暖我。”

 

他像个撒娇的孩子,像往常一样下巴在我脖子间蹭了蹭,以往我的心会让他撩拨的痒痒的。

 

可今晚我不知道我怎么了,耳边响起李玉在房间里发出的声音,冷不防大力推开他。

 

程翔眼里满满的情欲,像只小兽朝我挤眉弄眼。

 

“老婆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这么欺负我。”

 

我咽了下喉咙,控制不了的开口问:“程翔,你刚刚是不是在李玉房间里?”

 

他瞪大眼睛,骂了句神经病,说我思想龌龊,这种想法都想的出来。

 

我一愣,眼眶发热快要哭出来,相爱七年他从来没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。

 

他见我如此,神色一愣,连忙揽我入怀,像哄女儿似的拍着我的背。

 

“老婆你别哭,我错了,不该这么说你,我只是气你怎么能这么想,我怎么可能跟她有什么啊!”

 

他说完,温柔亲吻我的额头。结婚两年来,我被婆婆各种为难,每每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是他一点点安抚我。

 

他对我宠溺又温柔,我怎么可以这样怀疑他,自己都觉得自己思想龌龊。

 

只是,在李玉房间里的那个人会是谁?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二)

 

程翔见我不说话,挺着急的说:“你要不信我,去问问你妈跟你叔,刚刚我们一起在那边烤火聊天呢!你妈还烧了个红薯给我吃,我们进来的时候正看见你从后门去厕所。”

 

自从我妈嫁给继父,我从来没喊过一声爸爸,每次都是喊叔叔。

 

程翔的话让我豁然开朗,他要骗我,也不敢带着我妈一起来骗我,那是我亲妈。

 

我露出笑颜,圈住他一条胳膊,跟他道歉催他赶紧睡觉。

 

他嘿嘿笑了两声,又开始毛手毛脚,我没再拒绝,他这晚显得特别热情,第二天早上我全身酸疼无力,被他搀扶着起床。

 

我妈一看见我俩就笑眯眯的,笑的眼底装满泪花,说我命好,不能给程家生孩子,程翔还这么爱我。

 

我拉着我妈去厨房陪她做饭,问起昨晚凌晨后的事,我妈跟程翔说的一模一样。

 

然后我妈用手肘撞了撞我的腰,我扭头看她,她朝四周看了看,压低声音跟我说昨晚进来的时候看见李玉堂哥从李玉房间跑出来。

 

我诧异了下,问她程翔是不是也看见了。我妈连忙点头,眉头深皱的叹气,念叨起来李玉命苦,年纪轻轻的跟活守寡似的,让我看见合适的人给李玉介绍介绍。

 

我心里有些不舒服,程翔有看片的爱好,有时候会看一些关系乱的片,看了以后就显得特别兴奋。难怪他昨晚那么疯狂,估计是把李玉和李玉堂哥想的龌龊了。

 

可是真是龌龊么?大半夜的,就算是堂哥也不能朝堂妹房间跑啊,而且昨晚我还听见李玉……

 

我甩了甩头,把那些不堪的想法抛开。

 

中午我妈和继父去赶集了,就我跟程翔还有李玉在客厅烤电炉看电视,小玲子在睡午觉。

 

李玉嗑着瓜子一直打量我俩,眼神有些炙热。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二)

 

我一开始没朝她看,忍无可忍和她对视,她习惯性笑呵呵喊了声姐。

 

我笑了笑,她接着说出来的话没把我吓死。

 

“姐,你昨晚跟姐夫的动静搞的也太大了,我都听见了,姐夫不错哦!你可要多给姐夫补补肾。”

 

我被噎的哑口无言,程翔也皱眉黑了脸,落下东西返回的继父听见了,呵斥李玉一个姑娘家家不要脸,什么话都说。

 

李玉眨巴了几下水灵灵的眼睛,当下就掉起眼泪来,好一个楚楚可怜。

 

继父板着脸让李玉道歉,李玉不吭声,目光幽幽盯着程翔。

 

我拽了下程翔,和他打了个圆场,继父叮嘱了李玉几句便走了,李玉哼了声,刚擦干净脸上的眼泪,又有眼泪掉出来。

 

程翔撇撇嘴,到我耳边轻语说李玉都是孩子妈了,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。我笑了笑,觉得自己昨晚神经病,怎么能把他和李玉联想到一块去。

 

可下一秒李玉那一声姐夫,喊得我火冒三丈,那声音软绵绵的特委屈,跟对男人撒娇似的。

 

没等我开口,程翔冷冷道:“好好说话!”

 

李玉小声抽泣了几声,说了声对不起,还说特别羡慕我们的感情,好想找个像程翔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。

 

我皱了下眉头,李玉又连忙道:“姐你别多想,我的意思是想找个像疼你这样的男人,不是窥觊姐夫。”

 

我点了点头没说话,程翔应下帮她介绍男朋友的事,我也没阻止,李玉才十八岁,是应该找个男人。

 

下午婆婆打电话给我们,让我们马上回去,说有急事。临走前我注意了下李玉,她那双水灵的眼睛盯着程翔,有些幽怨委屈的味道。

 

直到我冷冰冰盯着她,她注意到我的眼神,连忙低下了头。

 

汽车上,我忍了又忍问程翔:“你觉得李玉人怎么样?”

 

他耸了耸肩,说一般。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二)

 

程翔表现的对李玉没兴趣,但是我想到李玉看他的那眼神就不是滋味。

 

我就问他怎么答应给她介绍男朋友了,他犹豫了下说出昨晚和我妈一起看到李玉堂哥从她房间出来的事,还说李玉怎么说都是我妹妹,要是干出一些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让我们都丢人,不如给她早点找个男人。

 

我想了想,觉得他说的挺对的,也对这件事比较支持,就跟他聊起住在我们楼上的小周。

 

程翔眯起眼睛防备的看着我,“你不会是想撮合他俩吧?”

 

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我仔细盯着他。

 

他笑了笑,耙了耙斜长的刘海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让我没看见他那刻的表情。

 

“小周虽然离过婚,但是没孩子,可玉子还带着两岁的女儿……”

 

我听见程翔对李玉的称呼,一下恼了,“你别玉子玉子的叫,显得你俩很熟一样!”

 

“老婆,那不就是个大家都叫的乳名么?既然你不喜欢,那我就不叫了。”程翔亲切的搂住我的肩膀,在我脸上吧唧了口。

 

我知道我不应该为这点小事跟程翔吵架,可想到李玉看他的眼神就心里膈应的慌。

 

扭头瞪他,“你是不是嫌她看你的眼睛还不够热切,还玉子玉子的叫!”

 

程翔脸色一僵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又没怀孕,怎么跟个孕妇一样疑神疑鬼的。”

 

这是我的痛点,程翔的话彻底点怒了我。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二)

 

我腾地一下站起来,朝程翔吼,问他是不是跟他爸妈一样嫌我生不了孩子。

 

我声音在那一瞬间破了音,扁桃体似乎都肿大了。

 

所有人可以拿不能怀孕这件事说我,唯独他程翔不可以。

 

我俩的位置在司机后面,我这么一吼吓司机一抖。

 

那司机顿时火大了,粗鲁的骂了声草你妈,要我们别在车上发疯,吵架下车吵去。

 

我鼻子一酸眼眶一热,有些想哭。就要喊下车冲下去。

 

程翔瞪了我一眼,一把圈住我的腰朝他怀里揉,低声下气的跟那司机道歉。他只有在我跟他妈之间会低声下气,原本挣扎的我心里酸楚又感动,坐在他腿上再也没动了。

 

回到家,我让程翔跟婆婆提起撮合李玉跟小周的事,因为要是我开口,一定少不了婆婆阴阳怪气的损骂。

 

婆婆见是程翔开口,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,让我打电话叫李玉明天就上市里来,她领着去跟小周见面。

 

(----------如果您的恋爱或婚姻中出现了小三,内心出现了情感困惑,不知道如何对付小三,欢迎您来咨询小鹿,小鹿情感会认真倾听,为您出招分离小三!----------)

标签:

给我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