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一)

2016年11月23日 小三上位 暂无评论 阅读 1,638 次

摘要:老公程翔比我小一岁,我俩高三恋爱,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。如今结婚两年了,我虽没能给程家生下一儿半女,但依旧恩爱如初。我嫁进门的那一天,婆婆就对我说:女人工作要做好,男人要伺候好,家务要全包。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一)

 

面对婆婆的苛刻,我任劳任怨,可做梦也想不到之后会发生那样的事……

 

春节过后,我带着他去回家拜年,其实是继父家,要像前两年小住几天。继父家在一个小山村里,我们一早出发,中途转两趟车,下午两点才到。

 

我妈和继父的女儿李玉笑嘻嘻跑出来,我妈从我手里接过礼品,李玉去接程翔手里的。

 

我朝后看去,瞥见李玉摸到程翔的手,又连忙慌乱的松开。

 

程翔手里的东西就落了空掉在地上,李玉连忙弯腰捡起来。

 

我走过去帮忙捡起来,挽着程翔朝屋里走,想到李玉刚刚那模样心里怪怪的。

 

程翔有一米七五,在南方有一米七五的男人不算矮的,加上他长相出众,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一片目光。

 

我俩在一起的七年里,没少女孩窥觊过他,但他从未做过对不起我的事,心里那点不舒坦也就不见了。

 

晚上,李玉的两个堂哥过来玩串门,叫程翔一起打麻将,四个年轻人好凑一桌,程翔一开始是不愿意打的,可我妈跟继父不愿意跟晚辈打,我又从小抵触赌博没学过,都让程翔陪他们打。

 

临睡前,我无意间朝李玉看过去,才十八岁的她很漂亮,怀里抱着睡着的两岁女儿小玲子。

 

我心想她抱着小玲子打麻将会不方便,容易累。便让她把小玲子给我,我带去睡会,等他们散场了接过去。李玉笑呵呵说谢谢姐,连忙将小玲子交到我手里。

 

程翔坐在李玉对面,朝我喊:“老婆,我先陪他们打麻将,一会回房陪你啊!”

 

我害羞的朝他瞪了眼,连忙抱着小玲子去客房,我妈站起来陪我进客房,从我怀里接过小玲子给她脱衣服和小鞋。

 

“深深,你跟程翔都结婚两年了,怎么还没怀啊?”

 

这事是我的心结,也是我公婆的心结。

 

我不想让我妈看出我的不痛快,连忙说:“程翔才二十四,我才二十五,不着急。”

 

“哎!你们从高中就认识了,都这么久了,你公婆不着急吗?”

 

“我公婆都开明,不着急。”

 

“是吗?难道因为他们是城里人,跟我们农村里思想不一样?像你这样的要在农村会被夫家嫌死,人家都会让儿子赶紧休掉的。”

 

“妈,这刚过年你说这些不是咒我么?”

 

“我这不是担心你吗?程翔条件好,程翔家里条件也好,二婚很好找的。你得赶快给他生个大胖小子稳住他才是。”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一)

 

我拉长了脸不出声,不是我不想生。可我肚子不争气,我能怎么办?

 

其实我不是天生不能怀孕,大三的时候我怀过程翔的孩子,因为一次意外车祸流掉了,从此之后肚子就一直没动静了。

 

我妈唉声叹气了几句,给我和小玲子盖好被子就出去了。

 

白天坐了太久的汽车,加上我又晕车,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。

 

半夜醒来发现老公没在床上,小玲子还在我身边躺着,我以为他们还在打麻将,便起床出了客房打算叫他们休息,可整个客厅都是黑的。

 

他们散场了吗?什么时候散场的?程翔呢?

 

我摸到墙壁上的开关打开灯,客厅麻将桌上麻将乱七八糟还摆在上面,地上不少果皮纸屑。

 

他们人呢?

 

脑海里浮现出李玉从程翔手里接礼品时缩手的画面,我不由自主朝李玉的房门口走。

 

不到十米的距离,我心慌意乱,走的很慢,脚步很沉重。

 

当我站在李玉紧闭的房门口,一只手握住门柄时,隐约听见女人发出奇怪声音,同是女人我知道那代表着什么。

 

顿时,我手脚冰冷,不堪的画面极力窜进脑海里。

 

前年来拜年的时候,李玉还没给小玲子戒奶,我跟程翔一进门就撞见她给小玲子喂奶,半边暴露在空气里,小玲子正在吃奶。

 

李玉当时就笑呵呵喊了声姐姐姐夫,还两眼放光的夸程翔好帅,长得跟明星似的。

 

程翔当时还跟个傻子愣住了,盯着她的胸看。我当着我妈和继父一脚踹在程翔小腿上,他才慌乱的转过身去。

 

然后我就没客气地说了李玉几句,我妈当时就帮李玉说话,说乡下人给孩子喂奶都是这样的,当着自己爸爸面前都是那样。

 

我也知道乡下妇女是那样,城里有些妇女也是一样,可我当时真有些介意,特别是李玉看程翔的眼神像少女怀春似的。不过那天下午,李玉就带着小玲子去她妈妈家拜年去了,加上程翔对我依旧的温柔,我便释怀了。

 

而这一次是不是我想多了?李玉才十八岁,尝过男女之事,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解决也有可能的。我怎么能把她跟程翔联想到一块?

 

可我又怎么确定就她一个人在里面,手捂住门柄犹豫了好一会,立马李玉奇怪的声音渐渐高亢,最后又渐渐泄了气。

 

我下意识侧耳靠在门板上去听,怕接下来听见男人的声音。

 

我想堵住我的耳朵,可我忍不住,便敲了敲李玉的房门,“玉子,你在房间吗?”

 

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李玉明显沙哑的声音响起,“姐,我腰有些疼,今晚让小玲子跟你睡吧。”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一)

 

还没确定里面是不是只有李玉一个人,可我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了,好痛。

 

我特别惧怕,掉头从后门出了屋子去茅坑。

 

午夜里,依山搭建的茅坑传来不知名的鸟叫声。

 

我其实很怕黑,我不知道我怀着什么样的心态站在茅坑外面闻着那臭气好一会,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,我竟然不怕。

 

我心慌意乱回到屋子,关上后门朝李玉的房间看过去,不由自主走了过去,这一次我鼓起了勇气准备打开李玉的房门。

 

刚刚握住门柄,我发现门成了虚掩的,轻轻一碰就打开了,房里没开灯,点着一根蜡烛,像小情调似的。

 

李玉一个人躺在床上,她那张娇小好看的脸上还有很多汗水,一脸莫名的看着我。

 

我悬在半空中的心沉了沉,又因为闻到空气里情欲的味道而悬起来。

 

“深深姐,怎么了?”

 

李玉的房间里藏不了人,没有看到程翔说不出什么感觉。我连忙说看看她睡着了没,想把小玲子给她送过来。

 

婆婆为了帮小三上位,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(一)

 

她撇撇嘴,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,还是起床走了出来,说过去接小玲子过来。

 

她身上的睡衣露出半个肩膀,上面有好几个红草莓,明显是别人为之,不可能是她自己玩自己能玩出来的。

 

那一刻,我脑袋里好像有炸弹炸开了,想直接问李玉她刚刚是不是跟程翔在一起!

 

下一秒钟,我又觉得我是不是疯了,程翔那么爱我,这些年对那么多女孩恍若未见,怎么可能对李玉感兴趣。

 

李玉初中没毕业,又不懂什么作诗画画,和程翔一点共同爱好都没有,而且她也不是黄花大姑娘,十六岁因为贪财嫁给一个比她大二十一岁的毒枭。她除了身材好,长得漂亮,一无是处,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。

 

我跟着李玉回到客房,一眼看见只穿了个四角裤的程翔躺在床上,他喊了一声老婆,看到李玉成了个傻子,也不知道用被子盖住自己。

 

我有些恼,推开挡在前面的李玉,冲上去扯过被子盖住程翔,将里面的小玲子抱起来塞给李玉,让她赶紧去休息。她眸光闪了闪,眼尾扫过床上的程翔,有些嫉妒不甘的看了我一眼才离开。

 

我冲上去把门用力关上,回头瞪着程翔,恶狠狠质问他去哪了。

 

(----------如果您的恋爱或婚姻中出现了小三,内心出现了情感困惑,不知道如何对付小三,欢迎您来咨询小鹿,小鹿情感会认真倾听,为您出招分离小三!----------)

给我留言